骨玖

在下,骨玖。
不过,吾只允许你一人唤吾
“咕啾。”

楚留香同人文(华&少。。微虐)

楚留香同人文(华&少。。微虐)

香火缭绕,木鼓声声,佛号悠扬。大雄宝殿上端坐的金身佛祖,以千古不变的宁静和悲悯俯视着众生。佛像下,一个闭目合十的僧人一本正经地诵念着普度众生的经文,他的声音如同华山的雪,纯白且冷漠。

“蓝缕。”

  “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不如小爷自身相许?”

“筚路,你的声音可真不像个心怀众生的和尚。”

  “喂,筚路。你为什么总是面无表情的?来,给小爷笑一下。……啧,笑得真难看,还是小爷最好看了。”

“筚路,你身上这是什么味?嗯,有点像花香。”

  “筚路,筚路……”

  他的声音,他的脸,犹如魔咒般在脑海中不停地浮现,哪怕是佛经都无法让自己静下心来。

  年轻的僧人放下手中的木鱼,转身向殿外走去。徒留下,佛像不语。

  后山有着一处绝美的地方,年轻的僧人站在这里。蓝紫色的花,蛊惑人心的海洋。娇嫩的花瓣带着弧度,犹如鸢尾。极淡的花香,在鼻间徘徊。他看着这片花海,不经意地叹息也被风声淹没。

  陌上花开,君可缓缓归矣。可是,蓝缕你究竟在哪?已经……三年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“和尚。” 蓝衣公子仰躺在花海中,眉眼间带着几分轻狂和慵懒,“多谢这一年的照顾。我,过几日可能就离开了。我的仇,你是知道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  “……待我报完仇。你,可要随我一起浪迹江湖?”

“……阿弥陀佛。”

“罢了,是小爷自作多情了。也是啊,一个和尚又怎会理解这世间情爱……”
 
  “……何情,何爱?”

“世间唯一的情,世人不容的爱。”

  “施主自知,贫僧不易多言。”

  “哈哈哈……和尚啊……”蓝衣公子笑得眼角沁出眼泪,“你以为,爱上一个人真的有这么容易放下吗?……你还真是慈悲为怀。可你连我都无法普度,又何谈普度众生?”

  “啊,对了。筚路,待你想起今日,可莫要后悔。”

  “我走了,勿念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原以为,这份情可以压抑住,时间能够将它冲淡。却不曾想,即使控制住自己的手,不去拉住蓝缕,也无法逃离自己已经深陷其中的心。

  哪里都是与他有关的回忆,哪里都是……无处可逃。

  我后悔了。这是筚路唯一的想法,他想找到蓝缕。然后管他什么世俗眼光,管他什么戒律清规……

  只要蓝缕一人,足矣。

  年轻的僧人,坐在花海中。空洞的眼神,盯着手中的鸢尾花。

  “师兄,师兄……”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和尚匆匆跑来。

  “何事?”筚路从回忆中惊醒,声音里夹杂着些许冷漠。

  “华山来人了。据说是替蓝公子而来。”

  “蓝缕?”年轻的僧人的声音在念到这两字是缓和了不少,不待小和尚说完,便用轻功赶往大殿。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“你可是筚路?”一个华山弟子静静地站在大殿门前。

  “贫僧正是。不知蓝公子可在?”迫切地想要见到他。

  “……在。”那名华山弟子瞬间红了眼,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了筚路,“师兄他,两年前身负重伤回到华山。他说……若他死后有人来寻他,便将他送到鸢尾花海,他想……回家。”

  “……”年轻的僧人接过盒子,指尖微微颤抖。

  “这是……师兄绝笔,要你亲启。”

  “……多谢。”筚路抱着那个冰冷而精致的盒子,像抱着世间珍宝一般,小心翼翼。他,带着信,带着蓝缕回到了花海中。

  “蓝缕……”年轻的僧人坐在花海中央,“你看,我们到家了。”眉眼间,带着难能一见的温柔。

  信被打开,瘦劲清峻的字体一如当年,只是信的内容变了,写信的人不在了。

  “哈……还自称江湖第一侠士”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,“哪里有第一侠士会因为去报血海深仇,而把自己搭进去的……这个,傻子。”

  年轻的僧人,仰躺在花海中,就像当初的蓝衣公子那样。

  从今往后,我的心,只有你一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多年后……

“师父,后山为什么有那么多鸢尾花?”新来的小和尚好奇地问着自己的师父。

  “后山啊,”老和尚回忆着什么,“那里曾有一对彼此相爱却无法在一起的爱人。”

  “既然相爱,为什么不在一起呢?”

  “佛曰,不可说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鸢尾花,暗中仰慕,也有人认为是代表着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,精致的美丽,可是易碎且易逝。











大概。。有个小彩蛋。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