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玖

在下,骨玖。
不过,吾只允许你一人唤吾
“咕啾。”

楚留香同人文(虐)

彩蛋(华&少。——筚路蓝缕篇)
高能预警,请小心。



少林后山的鸢尾花近几年倒是长得越发漂亮,只是花海边的木屋里落了不少灰尘,屋顶也开始漏雨。

  那间木屋,曾住着一个痴心人。他与他所爱之人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,后来他的爱人逝世,他便带着爱人的尸骨居住在这花海旁。据说,这花海是他亲手所植。然而最后……他带着爱人的尸骨也不知去了哪里。有人说,他可能是殉情了。

  这是所有小孩子都知道的故事。

  “师父,这个故事我都听过了。我不喜欢悲剧。”一个沧海的小少女摇着自己师父的胳膊,撒着娇。

  “悲剧?为师何时说过这是悲剧?”

  “可是,你不是说他们都死了吗?”在小孩子眼里,死亡始终与悲伤、恐惧沾边。

  “没有哦。最后,他们在一起了呢。”

  “师父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 “因为啊……我看见了。”

  年轻的僧人紧紧地拥住自己的爱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蓝紫色的鸢尾花,在月光下带着异样的色彩,蓝衣公子飘忽的身影站在花海中央,咬牙切齿。

  该死的,那个蠢和尚饿死自己算了。坐在木屋里,抱着那个破盒子已经两天了。修仙呢,还是想成魔呢?如果不是自己碰不到任何东西,真想拿起华山的剑敲懵他。

  蓝缕其实已经游荡很久了,从华山到少林,像是有什么牵引着他一样,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鸢尾花海。

  月光下的鸢尾花,散发着柔和的光芒。

  “他快要死了呢。”空灵的声音响起。

  “我知道。”蓝缕看见一个蓝色的光团在上下飘动,这已经没什么惊奇的了,万物皆有灵,不可妄欺生。

  “汝难道不应该开心吗?他马上就和汝一样了。”

  “小爷有什么好开心的?我死了,难道还要让我爱的人也经历死亡吗?让他死在我眼前,然后我……束手无策?”蓝衣公子紧抿着唇,鸦色的睫毛微颤。

  无能为力……的感觉。真差劲。

  “汝想救他吗?”

  “当然。”

  蓝色的光团在蓝缕话音刚落时,便已笼罩了他整个身体。

  “感谢汝,这是吾的回礼。吾乃鸢尾花灵。”空灵的声音渐渐散去。

  回礼?什么回礼?蓝缕站在鸢尾花海中,有些不明白花灵的话。

  难道……

  蓝衣公子站在木屋门前,满怀期待。他小心翼翼地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 “咚,咚……”真的,能碰到东西了!

  “谁?”屋内传来的声音沙哑而绝望,就像困于沙漠中的老者。

  “和尚,你快给小爷开门。你快把自己饿死了你知不知道……唔……”蓝衣公子在门外气的跳脚,正想踹门而去,却被人紧紧地抱住。

  抱得很紧。不肯放手。

  “蓝缕。”耳畔响起极轻的叹息,“我后悔了。”

  “蠢和尚。我要被你勒死了。小爷好不容易才活过来。”

  被抱的力度轻了几分,可仍然不愿松手,就像是一旦松手便会失去一切。

  “蓝缕,蓝缕……”那人不断地叫着自己的名字,带着难得的孩子气。

  “蓝缕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  “蓝缕,不要走好不好?”

  “蓝缕……”年轻的僧人抬起头,他的眼里只有一人的身影,“你曾说回家,可你知不知道对我而言,没有你,哪里是家?”

  “还好。”

  还好,你回来了。还好,我没有失去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鸢尾花,象征复活,生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南,芳菲林。

  “啧,真蠢。”

  “筚路你说什么?!”正在奋力除草的蓝衣公子猛然抬头,颇有一副你不给小爷说清楚,小爷就把你当草除了的架势。

  “……蠢。”冷清的僧人嘴上嫌弃着,可却抬手将蓝缕头上无意间缠上的一根草拿下来,“草都长到头上了。”

  “那明明是你放的。”蓝衣公子一脸不服,试图强词夺理。

  “错了。这才是我放的。”

  温热的吻落在额头上,带着几分情动。

  江南,小林,木屋,与爱人相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——的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
 
  故事,真的结束了吗?

  我想,有些结局,世人是不愿知晓的。

  陡峭的山崖,蓝衣公子手执一壶烈酒,带着醉意。

  “什么回礼,什么复活,小爷都不要!我只是想与他白头偕老而已。可是……为什么就那么难?你们,为何不允!”他质问着天地,质问着神佛。

  花灵使他复活,却不曾告诉他,他的生命是那么漫长而孤寂。甚至连死,都无法奢望。

  长生不老,有多少人为此打得血流成河。可我,不想长生,我只想要你。

  年轻的爱人,在自己眼前逐渐老去。与你白头,与你相守一生本是多么美好,可现实却告诉他,真正老去的仅是筚路一人。

  原来,生,也是一种错。

  “佛曰:人生有八苦:生,老,病,死,爱别离,怨憎恨,求不得,放不下。”

  蓝衣公子依靠在爱人的坟前,看着太阳再次落下。

  晚霞,真是好美。对吧,筚路。

  对不起。

  我又抛下了你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鸢尾花,绝望的爱。